麦当劳血案女犯忏悔 揭麦当劳杀人案背后事件始末令人惶恐

日期:2017-05-27    编辑:杂谈编辑小组    来源:怎么赚钱快_赚钱路子_现在怎么赚钱快
大家是否还记得当年招远麦当劳杀人血案吗?招远麦当劳血案中因为死者不肯给手机电话号码而活活被打死,当时的杀人犯却有几个人,这起杀人案在社会掀起很大的风波。如今过去3年时间了,麦当劳血案女犯开始忏悔当年的错误。

大家是否还记得当年招远麦当劳杀人血案吗?招远麦当劳血案中因为死者不肯给手机电话号码而活活被打死,当时的杀人犯却有几个人,这起杀人案在社会掀起很大的风波。如今过去3年时间了,麦当劳血案女犯开始忏悔当年的错误。

麦当劳血案女犯忏悔 揭麦当劳杀人案背后事件始末令人惶恐

麦当劳血案女犯忏悔​

麦当劳血案女犯忏悔引来众人的注意,由于他们沉迷于邪教坠入深渊无可自拔而酿悲剧,导致死者白白被杀死的惨剧。招远麦当劳血案女犯忏悔,做错事了无法回头,但是可以从中慢慢的反省爬出来,不过当她们回想起当年的杀人事件,所有的痛苦回忆全部接踵而来。

麦当劳血案女犯忏悔 揭麦当劳杀人案背后事件始末令人惶恐

麦当劳血案女犯忏悔

不让读书不能玩

不信“神”被赶出家

利落的短发、纯真的笑容。在山东省女子监狱,张航是一个阳光向上的小姑娘,让人很难与杀人犯联系在一起。

回忆案发前的几年生活,对于1996年出生的张航如噩梦一般。2009年,刚念完初一的她便辍学了。为了信“全能神”,她全家从河北搬到招远,曾受过巨大打击的爸爸误以为抓住了“救命稻草”,把全部家产都献给自称“众长子”的吕迎春和长女张帆。

“那时太孤独了,就想着世界末日什么时候来。”张航回忆,一开始爸妈忙于“聚会”,不太管她,她便闷在家里,与外界几乎没有任何交流。她惧怕面对外界的疑问:“你家是干什么的?你怎么不上学?”她不愿意撒谎,更不敢说出实情。

后来,张航受到的管束也越来越多,不能看电视、上网,只能学习“全能神”,心中倍感凄凉。

“家里没有什么感情可言,因为‘全能神’最憎恶赚钱路子。”在张航眼中,小时候最疼她的姐姐张帆变得很冷酷。如果她不信“全能神”,就要被赶出家门。弟弟宁肯受罚也不愿信‘全能神’,被爸妈送去了姥姥家附近的寄宿初中。”老师曾鼓励张航的弟弟,说他成绩不错,好好学一定能考上好大学。然而妈妈去开家长会时却对儿子说:“你学习怎么样和我无关,只要老师别找我就行。”“那时我和妈妈并不能理解他,还嫌他又给我们添麻烦。”张航说,万念俱灰的弟弟吃下了姥姥的半瓶降压药,幸好爸妈及时发现送他去医院洗胃。但从此弟弟就把自己封闭在了绝望里。

“以前我爱看恐怖片,但都不如我经历的那般恐怖。”2014年“5·28”案发前一周,吕迎春和张帆通宵研习邪说,痴迷到不吃不睡的程度。极度劳累让吕迎春产生幻觉,竟把家中爱犬当成“恶灵”打死。

案发时,张航一开始在旁并不敢动手,吕迎春便吼她,他们打的是“恶灵”,赶紧动手。

“当时我纠结的是如果不动手,事后怎么向吕迎春和姐姐交待。这可能是‘全能神’对我的考验。”最终,吕迎春、张帆、张航的爸爸、弟弟、追随者张巧联和张航一起,把受害者活活打死。也让张航在18岁的青春年华,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。

“幸亏来了这里,

才能脱胎换骨”

刚入监时,张航以为这是对自己最后的考验。她也不愿相信“全能神”是邪教。“如果‘全能神’是假的,那爸爸、姐姐都死了,现实太可怕了!”

通过看电教片,张航看到“法轮功”邪教人员竟打死自己的父母,她才发现原来他们并不是个例。残酷的现实清晰地展现在她眼前,让她喘不过气。

对于张航来说,监狱便是一所大学,警官就是老师。没有人歧视她,而是把她当做误入歧途的孩子,她感受到了久违的关怀。“我常常想幸亏来了这里,才能脱胎换骨,真希望妈妈也能来这里学习。”张航感慨。

入狱以来,她参加了历次以揭批邪教、认罪悔罪为主题的汇报演出以及朗诵比赛、忏悔演讲等活动。2016年她当选为监区扫盲班教员,在监狱服刑人员教员公开课比赛中夺得第二名。现在张航还是监区的信息报导员和学雷锋小组的志愿者,也是监舍的帮教联号和管理骨干。

小时候,张航认为当大人很可怕,惧怕长大。如今她对自己的未来有了新的期望。痛心忏悔,积极改造,今年四月底,张航减刑5个月。

现在,她最放心不下的是妈妈和弟弟。未成年的弟弟在山东省未成年犯管教所管教两年后释放。看到妈妈依然对“全能神”抱有幻想,张航犹如惊弓之鸟。有一次,她在电话中听到妈妈好像在和邪教人员交流,不禁扑通跪在警官面前,大喊着“救救我妈妈”。

张航的妈妈其实自始至终放不下孩子,张航的弟弟受了很大创伤,如今没法正常生活,现在跟着母亲在云南大理投奔舅舅。他不愿接触外人,这给张航妈妈很大触动,开始对邪教有所反思。

麦当劳血案女犯忏悔 揭麦当劳杀人案背后事件始末令人惶恐

麦当劳血案女犯忏悔

泪流满面的母亲

下跪求她认罪

与张航相比,邪教人员吕迎春的转化则更加艰难。2014年,时年39岁的吕迎春因故意杀人罪、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被判处无期徒刑。

刚入狱时,吕迎春满脑子幻想“离地成神”,排斥与外界交流,徐警官为吕迎春写下了一封一封发自肺腑的信件。吕迎春拒绝看信,警官就念信,次数多了,她紧紧捂着耳朵的手渐渐松开了。

最终,亲情的召唤还是深深触动了她麻木的心。2015年春节刚过,警官就安排吕迎春和家人会见,这成为她转化的转折点。

会见室中,吕迎春一拿起电话,泪流满面的妈妈和姐姐就一个劲求她认罪。情急之下,妈妈要给她跪下。吕迎春了解到,当初听到招远公安局打来的电话,全家吓哭,九天没敢出门,不敢看电视。爸爸患有严重心脏病,体重一个月掉了二十斤,虽然没能来看她,但想她想得天天哭。姐姐为她奔波着急,弟弟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。

尽管一个劲地摇头拒绝认罪,但吕迎春开始了激烈的思想斗争,直到听到张帆伏法的消息,她的头都炸了。“张帆死了,她不是‘众长子’,‘邪灵攻击众长子’之说便不成立。我真的是杀人凶手!我有罪!我对不起受害者和她的亲人,对不起同案及其亲人,对不起我的家人,更对不起社会!”

麦当劳血案女犯忏悔 揭麦当劳杀人案背后事件始末令人惶恐

麦当劳血案女犯忏悔

“自私狂妄的个性

让我误入歧途”

认识自己是改造路上最大的难关。初认罪的吕迎春有时还会幻想,也许不是“全能神”的错,只是张帆的错,甚至希望是自己的错。但在认清邪教的特征后,她彻底推翻了“全能神”。

吕迎春说,是警官一次次找她谈话,从各方面帮她解开了心结。“孙警官跟我说,她的同学在帮助山村贫困孩子,说的时候直掉眼泪,我也很受触动。”吕迎春说。

她开始阅读心理学书籍,渐渐发现,从小就自以为是,好强、自私、狂妄的性格让她一直以正义者自居,这些人性弱点恰好被“全能神”抓住了。她想起最初的自己,曾有幸福的家庭和稳定的工作。然而自从她要好的同学带她误入歧途,她竟三次离家出走。哪怕经常被邪说吓得从噩梦中惊醒,仍和丈夫离婚、不管女儿,还把工作辞掉。

“每次看‘5·28’视频中的自己,我都浑身紧绷,呼吸困难,不敢相信那个行凶者是我。没信邪教前,我不是这样的。”回忆过去,吕迎春泣不成声。

吕迎春在狱中写下了几万字的揭批邪教“全能神”和忏悔罪过、自我剖析的文字材料。2015年她参加了监区教员竞岗、队列会操比赛、育新文化节汇演等各项活动,并以出色的教学成绩在年底被评为监区的优秀教员。现在吕迎春已经成为监区的改造积极分子和监舍帮教骨干。2016年,她参加了监狱举行的“国旗下的忏悔”演讲活动,向被害人和政府、社会真诚地认罪。去年底,吕迎春无期徒刑减为有期徒刑21年零3个月。

相关阅读
 麦当劳 血案 女犯 忏悔
栏目热点
猜你喜欢
本类最新